清末上色老照片:彎弓射箭的八旗子弟,溥儀生母瓜爾佳氏彩照

在清朝末年本著掠奪資源的西方列強不光給中華大地帶來了欺辱和侵略,也帶來他們先進的科學技術,包括攝影。

得益于攝影技術的發明,清朝是唯一一個留下影像資料的中國封建朝代。

這是一組經過小編后期上色的清末老照片,希望這些老照片能夠讓我們從不同的視角來了解那段讓國人不堪回首的中國近代史。

彎弓射箭的八旗子弟

兩個八旗子弟在院子外向攝影師展示他們的射箭技術。

雖然一說到晚清的八旗子弟都會用紈绔子弟和貪圖享樂這些貶義的詞語,不過在這里八旗子弟里面還是有上進心的人。

他們并沒有因為朝廷給予的特權和優越的待遇就混吃等死,祖宗留下來的祖訓和傳統技能也并沒有忘記,只是這些人在八旗子弟里面的占比太少了。

模樣清秀可愛的小宮女

一個年長的宮女帶著兩個剛剛選秀進宮的小宮女。右邊的小宮女雖然低著頭,不過還是能看到她清秀可愛的面容。

這兩名小宮女在現代社會還是上學的年齡,本應該在家中受到親人的寵愛,結果在萬惡的封建社會卻要伺候侍奉權貴階級。

衙役看管三個囚犯

三個囚犯戴著枷鎖(古代一種刑具)并排站在墻邊,為防止他們逃跑,每個人的手都被鐵鏈鎖在一起。一個衙役在旁邊看著他們。一條狗(不是很懂狗的品種)趴在衙役身邊。

克林德碑

1900年義和團運動期間,清政府決定對西方列強宣戰,并照會各國在京使節,要求他們在24小時內離開北京。德國公使克林徳對清廷的照會內容置若罔聞,不僅拒不離京,甚至還要去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交涉。結果在路上與巡邏的清軍部隊發生沖突,克林徳首先向清軍開槍,清軍軍官恩海開槍還擊,被擊中的克林徳當場身亡。

八國聯軍以德國公使克林徳被殺為由侵入北京后,戰敗的清朝簽訂了喪權辱國的《辛丑條約》,并根據條約內容在北京東單北大街上給克林徳修建了這個紀念碑(實際為石牌坊)。

大戶人家的女子

女子衣著華麗,手指上戴滿了戒指,模樣秀麗端莊,有著一雙三寸金蓮的小腳。可能是這家男主新納的小妾。

朝廷命官和他的隨從

大官一臉威嚴地坐在椅子上,身后的衙役舉著一把萬民傘,周圍是一群拿著步槍的士兵。

目光堅毅的清軍士兵

這名帥氣的清軍士兵正在站軍姿。他的腰間別著一把佩劍,穿著一雙軍用皮鞋,他身材筆挺、手托步槍目光堅毅的直視前方。

貴婦和她的寵物貓

貴婦翹著二郎腿悠哉的側躺在一個皮沙發上,她有著一雙被稱為三寸金蓮的小腳。腳旁是她的寵物貓。

被拆除的大沽炮台

明清時期大沽炮台是重要的海防屏障,戰略位置極為重要。清朝時期在這里修建了五座大炮台和二十多座小炮台,并架設了許多大炮。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駐守大沽炮台的清軍與英軍在這里發生了激戰,大部分官兵壯烈殉國。

1901年辛丑條約簽訂后,西方列強為了能夠徹底在中國橫行,便強迫晚清政府拆除了大多數炮台,使當時的中國徹底成為了無防之國。

在紫禁城接受檢閱的北洋新軍

北洋新軍是中國清末至民初的國防軍。

中日甲午戰爭后,清朝命袁世凱仿照德、日陸軍建制和操典條令對定武軍進行了改編擴編,并定名「新建陸軍」,也被稱為北洋新軍。

沈陽街頭的茶攤

沈陽街頭一個不起眼的茶攤,銅制大茶壺里面正在燒著熱水。旁邊的男子一臉好奇地看著攝影師。

被焚毀前的文昌閣

文昌閣始建于清朝乾隆年間,是頤和園內六座城關建筑中最大的一座,1860年第二次鴉片戰爭期間被英法聯軍燒毀,光緒時重建。

照片攝于文昌閣被焚毀前一天,此時的北京城已經被英法聯軍占領。

北洋機器制造局槍子南廠機器房

北洋機器制造局的前身是清末五大兵工廠之一的北洋機器局,在1900年八國聯軍侵華期間遭到毀壞。1904年由北洋大臣袁世凱重建。

溥儀生母瓜爾佳·幼蘭

瓜爾佳·幼蘭(右),榮祿之女,名幼蘭,載灃嫡福晉,清遜帝溥儀的生母。1921年因其子溥儀在宮中與瑾太妃爆發激烈沖突,她被招入宮中,受到瑾太妃百般羞辱。回府后的幼蘭越想越氣,一時想不開,于是吞鴉片自盡,年僅37歲。

姐妹在樓頂上合影

照片拍攝于光緒二十七年(1901年),拍攝地是美國,但是不確定是美國何地。穿著精美服飾的姐妹兩人打著傘盤腿坐在樓頂上。身后有一個寫著字的牌子,內容是「唐番地主財神」、「昔年為地主,今日是財神」。應該是保佑發財的意思。根據牌子內容推斷,這兩個孩子應該是在美國經商的華人華僑的子嗣。

蒙古包前的貧與富

清末蒙古草原上,蒙古包前,衣著光鮮華麗的蒙古小貴族騎著玩具木馬。旁邊是兩個衣衫襤褸的窮人家的孩子。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