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寶玉身邊十分不起眼的一個小丫鬟,因一次偶然機會改變了命運

哒哒哒 2022/08/25 檢舉 我要評論

四兒,是《紅樓夢》中一個不起眼的小丫環。

四兒本來不叫四兒,她原名叫蕓香,后來被花襲人改名為「蕙香」。襲人這樣的大丫環,是四兒等小丫環的直接上司。賈寶玉可以給襲人改名,將她由珍珠改為襲人,而襲人來了閑情,也可以給小丫環改名。改名,也能體現雙方的地位和關系。襲人沒什麼文化,四兒不過從「蕓香」,變作了「蕙香」。但襲人樂意給四兒改名,可見對四兒還是有些欣賞和喜歡的。

像四兒這樣的小丫環,聽命于大丫環,本來沒有機會接觸更高的領導。畢竟在怡紅院里,丫環一大把,有的在屋子里,近主人身,有的在則在屋外,都是分配得宜,各有各的職責和權限。就像小紅趁著無人,給賈寶玉倒了一杯茶,就被眾丫環視為仇敵,群起而攻之,在什麼崗位,做什麼事,是一個丫環應有的自覺,否則,就是癡心幻想,就是奪別人的飯碗,他人焉有不恨之理?

四兒本來也挺低調,挺勤謹的。否則襲人也不會對她有些關照,還巴巴地給她改了名兒。也許襲人也是想栽培她一下,為自己所用。在培養下層方面,襲人也算一把好手,麝月、秋紋都是她調教出來的,以她馬首是瞻,并且她們之間相處得都不錯,整個怡紅院,都快成了襲人的天下。

但是有一天,賈寶玉留意到了四兒,并且將她由「蕙香」,改名為「四兒」,描寫四兒的筆墨才多了起來,向讀者展示了一個普通員工,忽然而降的高光時刻!

賈寶玉之所以會看上四兒,倒不是因為四兒多麼出眾,令他一見難忘。賈寶玉確實喜歡美女,比如半路出身的芳官,從前雖是唱戲的,但因為一身是個性和光芒,一來到怡紅院,就成了賈寶玉跟前的紅人。而給賈寶玉倒過茶的小紅,也是生得俏麗甜凈,讓賈寶玉起了心思。四兒還沒有那樣的條件,事實上,襲人所調教的丫環里,幾乎都是姿色中等,行事低調者,感覺都是她的分身,可以排名為,襲人一號,襲人二號,太漂亮出眾的人,往往不在襲人的隊伍之中。

這天,史湘云來了,賈寶玉沒日沒夜貪玩,一早又跑去瀟湘館看林黛玉和史湘云,連梳洗都在那邊。襲人就生起氣來,還在薛寶釵面前發牢騷。賈寶玉回來后,襲人仍是氣未消,賈寶玉哄了一回,也沒有用。后來賈寶玉也干脆不理會襲人了,既然不理襲人,順帶連麝月等人也不理了,畢竟她們都是一伙的。不過公子哥總是需要有人服侍啊。這時,麝月就叫了兩個小丫頭過來,其中之一,便是蕙香。

這個蕙香之所以受到待見,是因為她比另一個清秀些。寶玉最愛使喚美女,親近美女。眼下二選一,自然是她了。寶玉覺得無聊,便和她說起話來,首先從名字開始,寶玉只知對方叫什麼香,這小丫環人小,卻也有些心思,告訴賈寶玉自己的曾用名,現在的名字,還挺會聊天的。

寶玉正和襲人鬧別扭呢,一聽這名字是襲人給改的,登時不樂意了,說蕙香二字不好。其實哪里是不好,不過是他心里不爽罷了。于是,寶玉要履行一下自己作為大領導的權力了,襲人算什麼,她改的名字不作數,我來給你改名!

從始至終,賈寶玉心里是憋著一股氣,那就是和襲人站在對立面。襲人喜歡的,他偏不喜歡,襲人改的名字,也一定不好。那麼賈寶玉改的名字,又如何呢?他問了這姑娘在家里排行第幾,當聽說排第四時,賈寶玉便不假思索,那你就叫四兒吧。感覺和叫貓兒狗也也差不多。

賈寶玉是個文化人,自幼飽讀詩書,給美女起名更是引經據典,新意別出。比如他給林黛玉起別名為「顰顰」,給花珍珠改名為「襲人」,都是滿滿的詩情畫意。可能四兒是他起名史上,最漫不經心的一次,還不如叫蕙香呢。

蕙香叫四兒了,但她完全不懂得賈寶玉心里怎麼想,她只是覺得太榮幸,今天是非比尋常的一天,從此,說不定自己也要開啟開掛模式了。在此之前,四兒只能做些粗活,跑跑腿之類的。她也一步一個腳印,按部就班地工作。像她這樣的小丫環,怡紅院還有不少。她們看起來沒有什麼特別的,也許偶爾,她們也會夢想象襲人、晴雯那樣,在職場上得到領導的器重,得到豐厚的回報。但現實更告訴她們,想想就可以了。

誰知有一天,這樣的機會落到四兒面前了呢?四兒不僅被麝月領到賈寶玉面前,還和主子說了那麼多話,而且最讓人興奮的是,賈寶玉居然不要其他人服侍,連襲人、麝月都拋在一邊,卻只要四兒在跟前!四兒也破天荒享受到了以前從沒有過的優待!

這對于四兒來說,是從天而降的機會,是她以前想也不敢想的。既然機會落到自己面前,不好好把握住怎麼行呢?這可是千載難逢啊!

四兒被天上掉下的大餡餅砸得昏頭轉向,她根本沒有辦法跳出來,看一看,想一想,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從賈寶玉的角度來說,用四兒是為了置氣;從襲人、麝月的角度來看,任用,包容四兒,不過是因為一切皆在掌控之中,她們可是時不時在觀察著里面的風吹草動,至于給一個完全沒背景的小丫環機會,她們也沒那麼熱心腸。

賈寶玉對四兒,其實也不看重,而四兒對賈寶玉,是想盡辦法籠絡。這個小丫環,知道只要把寶玉討好了,興許也可以走走捷徑。她還是很有幾分小聰明的。賈寶玉令她做的事,不過是倒倒茶,剪剪燭花而已,并無技術含量。業務能力可以不夠,領導的心情才是最重要的。

四兒因著這幾分小聰明,做了些寶玉近身的工作,倒也確實刷了一波存在感。甚至四兒還說出同年同月同日生日就是夫妻的話,可見也是和寶玉混熟了,說話也沒有分寸了。

但歸根結底,四兒其實也沒多少份量。四兒眼里的所謂機會,不過是賈寶玉和襲人置氣的產物。若是真正的聰明人,必然會低調。她到底也沒得到賈寶玉的青眼,別說她比不上襲人,麝月她們那樣的資深者,就是和后來的芳官相比,她都差太遠了。她想要通過賈寶玉,得到上升,其實沒多大可能。相反,因為她沒有按捺住自己的沖動,錯以為機會來臨,反而得罪了襲人那一幫大丫環,并且,無意之間成為了出頭鳥。

人家晴雯,芳官當了出頭鳥,是真的太漂亮,太張揚,也得了很多的好處,是當之無愧的紅人。可是四兒算什麼?她長得有些清秀,人也有點小機靈,若是安安份份,做個沒有存在感的小丫環,興許還能平平淡淡過完自己的職業生涯。但因為那次所謂的機會,四兒的整個人生走向,都發生了改變。

王夫人清理怡紅院的妖精們時,按四兒的條件,她本不該在列。可是因為她說過和賈寶玉是夫妻的話,恰好這話又被傳進了王夫人耳里,她也就在那被驅逐的名單上。四兒被領了回去,大抵就是配個小廝完事。連賈寶玉都特別為她叫屈,「……四兒是我誤了他:還是那年我和你拌嘴的那日起,叫上來做細活的。眾人見我待他好,未免奪了地位,也是有的,故有今日……」

從一開始,賈寶玉什麼都知道,那些大丫環也什麼都知道。只是四兒,真的是糊涂啊!吃不到羊肉,反惹了一身騷!她想要攀高枝,結果被暗箭所傷,比起當初被明槍攻擊的小紅,四兒真是輸得太慘了。當一個人,不識人性復雜,不懂得透過現象看本質,不幸也就開始了,而她卻還以為,自己真的走了狗屎運,卻不由自主,進入了無底洞!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