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的妃嬪太丑了?一組老照片告訴你,她們的容顏不輸當紅女明星

豈知昔日居深宮,妃嬪左右如花紅。

想著如褒姒般紅顏禍水、趙飛燕趙合德姐妹掌上起舞、楊玉環羞花之貌、王昭君有落雁之姿……

似乎古代君王后宮,盡是天下傾國傾城的女子,回眸一笑便是百媚而生。

古籍遺留下來的記載中,這些深宮女子美得不可方物,然而語言的描寫總歸有所傾向。歷史風塵滾滾而過,丹青留下來的模樣也不知真假。

清朝妃嬪

然而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直到近代以來,一組清朝妃嬪的照片出現在大眾視野中。照片中的女子們看起來丑陋不堪,與素來皇帝后宮中的傾城容貌簡直有著天壤之別。

人們驚覺,清朝的后宮妃嬪原來如此丑陋,那古來記載中的女子,是否也是美化過的?

這種爭論持續不休,直到偶然間另一張清朝老照片流出,經專家考證,那照片中的女子身份就是清末后宮妃嬪。

只見照片中的幾個女子有站有坐,眉目清秀,長相標致,容顏美貌,氣質出挑,竟有不輸當今女明星的感覺。

那照片到底從何而來?古來妃嬪到底長相如何?清朝的深宮女子又是何等姿色?我們來一一揭秘。

史料里的妃嬪們

清朝,一個承前啟后,搭載了兩段歷史的末世王朝;后宮,一個勾心斗角,充滿了愛恨離愁的深淵囚籠。

當一個衰敗的王朝氣運不再,金鑾殿上的九五之尊每日忙于補救危亡之局,沒了安逸與強盛,天下女子可還有再進后宮的機會?身處在那高高宮墻之內的妃嬪又該何去何存?

那張老照片里揭秘的故事,還要從那年陳圓圓一個人身上說起。

當年,吳三桂沖冠一怒為紅顏,將清兵放入山海關。馬踏遼東,眼看大勢已去的崇禎皇帝自縊于一棵歪脖子樹,大明自此而亡,皇太極入關,坐了那萬人之上的黃金寶座。

清朝伊始,國力還是強盛的,不然也不會造就那至今為后人稱頌的「康乾盛世」。歷代以來,前朝與后宮本就是一體,皇帝功成名就,后宮的妃子跟著水漲船高。

清朝前期,照相機技術還尚未引進,所以關于后宮妃嬪的記載幾乎全部出于史官筆墨,畫像出自宮廷師。

正統王朝所修的史書有所偏向,留給后世的內容隱瞞過多也是常事。

所以在流傳于世的清朝皇后畫像全集中,那些女子的模樣和裝飾,幾乎一模一樣。

世間女子千百態,她們給人的感覺,無一不是端莊、敦厚。

就連長相,也是一一契合著當時的審美。歷史的塵煙已過,那她們到底是模樣如此,還是畫得如此呢?

不過如若提及這清朝的后宮妃嬪,僅就長相而言,最著名的當數董鄂妃。

董鄂氏,出生于清崇德四年,家族乃滿洲正白旗,屬當時上層貴族。

年幼時其隨父軍伍出征下江南,在那煙雨柔鄉生活了好幾年,對這小女子身上的風韻與文雅之氣產生了舉足輕重的影響。

回到北方后,董鄂氏一直都養在閨中,她天資聰穎,好讀史書,悟性極高,且能吟詩作賦,尤其寫得一手好字!

在那個「女子無才便是德」的時代,這樣的女子可謂奇貨可居。

當時,已經熟讀經史子集的少年天子順治帝已經繼承大統。

機緣巧合下,他第一次見到如董鄂氏這般文靜嫻雅的女子,她身上那一股墨香的風韻、善解人意的溫柔將他深深吸引了。

順治帝對董鄂氏一見鐘情。當時,董鄂氏已經18歲了,二八芳華已逝,她早早過了入宮選秀的年紀,或許是美貌過于驚艷,順治帝對此并不在意。

18歲的女子,比之剛入宮十四五歲的女子更顯溫和與從容;較之二十已過的女子又多了幾分年輕與鮮活。

順治帝心下大喜,當即便將其納入后宮,不合祖制封為賢妃。

據史書記載,董鄂氏:后幼,穎慧過人。及長,嫻女工,修謹自錫,進止有序,有母儀之度。

網畫

就像《甄嬛傳》中的女主一樣,才貌雙全,時常可以出入御書房為皇帝出謀劃策,一語中的般提出自己的看法。試問這樣美貌有才的女子,何人不愛?

或許是始于顏值,忠于才華,入宮后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順治帝再次下旨,將賢妃冊封為皇貴妃,位同副后。并且,他為此次冊封準備了極為盛大的冊封禮。

因為清朝冊封禮只有皇后才能享受,所以順治帝為此事力排眾議,可見真心。

除了冊封禮,他還下旨大赦天下,而這樣的待遇在以往連皇后都不曾享有。

劇照

此事一出,朝堂嘩然,但誰都阻止不了皇帝對董鄂氏的椒房專寵。

其實在清朝,除了沉迷于妃嬪美貌的順治帝,就連皇太極,也是有過六宮妃嬪獨寵一人的專斷之事的。而那女子,便是有著傳奇歷史的海蘭珠。

皇太極和海蘭珠的愛情,是得到歷史承認的偏愛。據史書記載,海蘭珠當時得到皇太極寵愛的時候,已經28歲了。

28歲,在古代任何一個后宮的妃嬪當中,是完全不占半點優勢的。然而即便不占優勢,海蘭珠還是獲得了皇太極一生的專寵,這其中的原因自然離不開她的美貌。

海蘭珠復原圖

清朝是中國歷史上最后一個封建王朝,因為時間離得近,所以關于該王朝的相關研究也是有著大量資料可供查閱。

近年來,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專家們復原古人畫像圖的技術也日臻成熟。

海蘭珠的畫像復原后,可謂讓人眼前一亮。

她不是那種驚為天人的妖艷之美,而是有著草原女子的俊逸瀟灑,五官端正,眉目似有愁緒不展,只需一眼,便會讓人對她充滿無盡的探索之欲。

愛情也只需一眼,海蘭珠便成了皇太極一生的摯愛,可謂天賜良緣。

草原女子身上本就有一種灑脫的奔放之美,清朝后宮女子幾乎全部出自滿蒙八旗與漢族,而這兩者與生俱來的差異讓那高墻之內的世界充滿了未知與不同。

即便復原了海蘭珠、董鄂妃的畫像,還是會有人說,這只是清朝后宮妃嬪的個例,看那老照片便知道,估計剩下的后宮女子都是長相丑陋的模樣。

那麼,老照片到底從何而來?而那照片里的女子,真實模樣究竟是怎樣的?

老照片的故事

掀開晚清歷史的書頁,往事如煙而來。

清朝閉關鎖國

西洋熱武器打得轟轟烈烈,而自詡「天朝上國」的大清在閉關鎖國。

當外國人將殖民與拓展工業原料的腳步朝向東方時,他們第一個試探的,便是這看起來蔚然龐大的華夏。

面對遠道而來「上供」的西方蠻夷,皇帝賞賜了他們無數珍寶與天朝特產。

若是簡單的互通有無那倒也是件為國為民的好事,可他們次次恭順的來,只是為了下次更加野蠻的來。

就這樣,所謂「西方的文明人」便將照相機、農產品、資本主義生產方式等傳入了中國。而農產品可以流向百姓的土地,但照相機只能留在大內皇宮。

婉容和照相機

有了比宮廷畫師更為簡便的照相機,這新奇玩意自然是要給皇帝和各宮娘娘賞玩的。而這,便是那流傳于世的老照片由來。

網友們所看到的那張丑陋照片里的人物,是晚清光緒皇帝最愛的后宮娘娘珍妃。

想必很多去過故宮的人都知道,那紫禁城里,有一口珍妃井。

珍妃,滿洲鑲黃旗人,光緒帝的寵妃。

光緒皇帝還在潛邸的時候,慈禧太后便選定了自己家族葉赫那拉氏的女兒為其正妃,即后來的隆裕皇后。

珍妃

雖說這女子貴為母儀天下的皇后,但因為政治聯姻與外戚干政,加上長相平平,所以一直不得寵愛。

而在迎娶葉赫那拉氏的同時,光緒皇帝還同時有了兩位側福晉,即同為姐妹的瑾嬪、珍嬪。這珍嬪,便是后來光緒帝登基后冊封的珍妃了。

當年,照相機技術剛傳入中國,迷信膽小的宮內妃嬪、大臣等都認為此物乃污穢之物,可取人魂魄,招致不吉之物,折損陽壽,所以很多人都不敢接受這種先進技術。

而在那一群膽小柔弱的女子中,珍妃是第一個不排斥照相機,并且敢于照相的妃嬪。

仔細想想,在一眾后宮女子中,所有人見了皇上都唯唯諾諾,溫順乖巧如小貓。

只有珍妃一人性情活潑、年輕貌美,不為虛套所束縛,同為年輕人,光緒帝怎能不愛?

不論是在日常生活還是朝堂政治上,平日都受到慈禧與群臣打壓的皇帝在珍妃那里等到了極大的心理滿足。正所謂「紅顏知己」四字,便是二人的真實寫照。

而網上流傳出來的那張照片,正是珍妃敢于嘗試,第一次照的那張。

當時,照相機技術還不成熟,黑白照片顯示出來的人臉模糊不清,加上多年存放與流傳,時至今日,才會被第一眼看到的人覺得丑陋不堪。

更何況,何為「美」?拿今日的審美去對比當年的女子相貌,本就有失偏頗。

根據專家考證,在后來流傳出來的照片中,也有珍妃的影子。

而在那些照片中,珍妃娘娘看起來只是一個半大的孩子,她的皮膚白皙、五官精致、帶有一些可愛的臉上極顯清純。

即便只是畫了淡妝,也能讓人看出來是個小美人了。

只是可惜后來這女子支持光緒變法革新,被慈禧太后囚禁。

珍妃

等八國聯軍即將入侵北京的時候,慈禧慌不擇路,臨走之前以莫須有的罪名將其溺死于慈寧宮貞順門口的古井。

那年,她才二十五歲,終歸是將大好的青春年華與生命留在了那深如海的圍墻之中,怎麼掙扎也走不出來。

其實除了珍妃,清朝留下照片的后宮女子,還有末代皇帝溥儀的妻子婉容皇后。

婉容,滿洲正白旗。她所出生的年代,曾不可一世的大清王朝便已經成了強弩之末,而她嫁于溥儀成為那無國的皇后,也只是個政治需要罷了。

婉容

16歲那年,婉容已經成了大姑娘。

她長得落落大方,容貌端莊秀美,且因自幼家族培養而琴棋書畫無所不通,儀態不凡,是真正的大家閨秀。

當時選妃的時候,珍妃的姐妹瑾皇貴妃指明欽定了婉容為其皇后。而溥儀心中,卻喜歡上了相貌平平的女子文繡,便將其也納入后宮。

入宮初期,溥儀雖喜歡文繡,但是對頗有美貌的婉容也很是偏袒。他為婉容請了英語老師,并與她一起學習英語,二人時常以書信往來,互訴衷腸。

文繡

只是可惜時間抵不過真情,后來因馮玉祥發動「北京政變」,他們遷出紫禁城。

在天津居住的時候,婉容鴉片成癮,她換上了當時非常流行的旗袍和高跟鞋,燙了頭髮,成了租界的「摩登女郎」。

溥儀對此嗤之以鼻。

他貴為天子,乃一國之君,皇后自是應該端莊肅穆,怎能如此放浪形骸?再加上后來文繡與自己失婚,他也將過錯怪在婉容的身上。

溥儀和婉容

只是,大清覆滅了,又何來的皇帝一說呢?

老照片帶來的反思

時代的塵埃落在每個人身上,都是一座大山,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那些年,西方列國侵華,人間疾苦被中國的百姓嘗了個遍,善與惡都在這土地上被極端放大。皇帝又如何?那些年能與「西方的文明人」說話的,便只剩下了拳頭。

多少女子二八年華的時候入了那深宮,美貌、家族、青春、愛情、生命,一一交付在宮墻以內。

婉容

外面的人想進去,里面的人出不來,四方的天地下,都是一樣的求而不得。

老照片泛黃的模樣中,那些女子音容依舊。

丑嗎?都是當時那社會的上層貴族家女兒,誰人不是金枝玉葉?皇帝挑中的女人,又怎麼可能真的丑陋不堪呢。

時代的風塵滾滾而過,也就百年時間而已。

現如今的社會,人們對雙眼皮、大眼睛、瓜子臉、瘦腿瘦臉般模樣的女子似乎總是定義為「美」,當真是有所狹隘了。

清朝女子

清朝后宮女子到底美不美?在沒有如今「化妝如換臉」技術的當時,那樣的清純女子可不多見。

老照片里的妃嬪未施粉黛,單單說海蘭珠、董鄂妃、婉容等人,恐怕是放在同等條件下,她們的美貌不輸給當今女明星了。

女子之美,千姿百態。

現如今沒了那皇城宮墻的束縛,世人倒也不必將自己對「美」的看法束縛在狹隘的定義宮墻內。走出來,才看得到世間女兒家真正的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