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儀下班擠公交遇八旗子弟下跪喊皇上 溥儀, 已經解放少來這套!

有誰也不能有我,我的罪惡嚴重,論表現我也不比別人強,我還不夠特赦條件。——溥儀

這句話是溥儀在1959年9月得知政府已經發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特赦令》之后說的。

在溥儀看來,自己一定不在首批特赦人員的名單中,當然這也是當時人的普遍看法,認為只有罪惡小的,官職小的罪犯才能被特赦。

溥儀自認罪惡深重,尤其是他曾多次想著復辟,這點足以把他永久地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了。

所以對于能被特赦,他幾乎想也沒想過。

但是等到特赦名單下來之后,溥儀的名單卻在其中,他獲得了新生,他得以在新中國以一種新的身份繼續生活。

不過在當時,幾乎沒人能忽略他以前的身份,因為他是大清朝最后一任皇帝,曾經高高在上,曾經不知人間疾苦。

歷史上被趕下皇位的人不少,但像溥儀這樣,幾經沉浮,最后卻獲得新生的皇帝,還真不多,當然溥儀要感謝的是那個時代和那一群真正的偉人。

溥儀的身份雖然轉變了,但是當時一些人的觀念卻很難轉變,尤其是在溥儀生活的地方,還有很多曾經屬于滿族八旗的子弟兵,在他們的心中,已經退位的溥儀依然還是皇帝。

這讓溥儀很苦惱,畢竟自己已經成為了新中國的一份子,這些人還想著用舊時代的思想壓抑自己,這能不難受嗎?

所以,溥儀曾經的身份,讓他在新中國并不能像正常人一樣,可誰又愿意時時刻刻活在聚光燈之下呢?

盡管不愿意,溥儀依然還要生活,有那麼一次,他在下班擠公交的時候,便偶遇了一群八旗子弟。

二、

溥儀被特赦之后,紫禁城他是住不進去了,因為那里已經成為了人民的財產,他只好先在自己的妹妹家住了一段時間。

但這終究不是一個事,于是在政府的關懷下,溥儀得以住到了一間旅館里,住在旅館里雖然自由了些,但基本生活卻成了一個問題。

因為在新中國要吃飯就要靠自己的雙手勞動,還指望著和封建帝制時期那樣,有人伺候著,甚至吃飯都有人喂,這已經沒可能了。

溥儀的情況特殊,這事人人都知道,更不可能為他開個后門走特殊化了,所以在北京民政局的介紹下,溥儀得以進入中國科學院植物研究所植物園工作。

可是當時的溥儀什麼也不會,于是在工作的第一個月里,他只負責燒水和打掃衛生,這兩項工作幾乎不用學,上手快,溥儀做得還可以。

就這樣溥儀開始靠自己的雙手吃飯,小日子雖然不驚不喜,但卻足夠充實,而他在路上遇到八旗子弟這件事,就發生在溥儀在下班回家的途中。

三、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溥儀曾經是一個皇帝,待遇什麼的該格外照顧才對,其實這樣想也沒錯,如果不是溥儀的身份特殊,憑借他的能力要找個工作還是很不容易的。

溥儀上下班的交通工具和當時大多數人幾乎沒什麼區別,那就是擠公交。

如果在大城市上過班的人,想必對擠公交這件事那是記憶猶新,我曾經在鄭州工作了一段時間,那公交車擠得當真是沒誰了。

在上下班的時候,別說在公交車上找個座位,甚至很有可能連公交車的門都擠不上去,只能等下一班,但下一班的情況也未必能好到哪里去,所以擠公交也是一門技術活,要眼疾手快,要手腳麻利。

當然在溥儀擠公交車時,并沒有那麼多的人,但他總會遇到人。

有那麼一次,他就遇到了一群熟人,這群熟人是曾經的八旗子弟,曾經溥儀當皇帝的時候,這些人也是滿族核心人員,等到新中國成立后,這群人也成為了新中國的一份子。

但他們的內心卻還是覺得溥儀是他們的皇帝。

所以當他們在公交車站遇到溥儀的時候,并沒有嘲笑他,而是出于尊重直接下跪直呼溥儀為皇上。

這一跪直接把溥儀給整愣住了,這個稱呼他已經很多年沒有聽到了,如今卻在大庭廣眾之下響起,他能不愣住嗎?

四、

不過溥儀也是經歷過大場面的人,所以他被愣住了之后,并沒有誠惶誠恐地向這些八旗后人噓寒問暖一番,而是淡淡地說了一句話:

已經解放這麼久了,就少來這一套。

然后再還不等 這些下跪的人反應過來,他已經逃之夭夭了,只留下了那群依然還跪著的人在風中凌亂。

不得不說,溥儀這句話說的還是挺機智的,當時的溥儀已經完全融入了新中國,他也一直想要和過去的自己劃清界限,如果這時候他對這個稱呼表現出陶醉的神色,那麼他極有可能失去他正在享受的安靜生活。

在這之后,為了避免尷尬,為了減少與這些八旗后人過多地接觸,溥儀開始有意地逃避和這些人碰面。

比如說故意錯開上下班高峰期,比如說不經常在同一個地方吃飯,再比如說深居簡出等等。

再后來,溥儀還成為了全國政協委員,對于這一身份,溥儀十分自豪,尤其是當他拿到屬于自己的選民證時,他熱淚盈眶,他曾這樣說道:

我把選票投入了那個紅色票箱,那一剎那,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我和中國六億五千萬同胞一起,成了這塊九百六十萬平方公里土地上的主人。

五、

溥儀的一生極其坎坷,當他回首自己的一生時,他自述一生一共當了四次皇帝。

第一次的時候是他在三歲的時候繼承了光緒的皇位,第二次是張勛復辟時他又做了十幾天的皇帝,第三次是在日本的扶持下做了偽滿洲國的皇帝。

而他第四次做皇帝便是成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獲得了選舉和被選舉的權力,他光榮地成為了一個「集體皇帝」。

是啊,溥儀見證了中國變化,從舊社會到新時代,溥儀看到的是希望,是崛起的力量。

現在皇帝一詞只存在了歷史當中,且越來越模糊,但作為清朝最后一位皇帝,溥儀身上還有很多故事。

而他的故事,我們只能慢慢講……

參考資料:《我的前半生》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