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檢大觀園,賈母對王夫人很不滿,隨后她給林黛玉送去一碗竹筍

哒哒哒 2022/09/09 檢舉 我要評論

上一回講到抄檢大觀園第二天,尤氏和賈探春從稻香村出來,到賈母的上房伺候吃飯。

彼時王夫人在說甄家抄家的事讓賈母不自在,便岔開話題講起了中秋賞月的事。聊了一會下面擺起飯來。尤氏便起來伺候賈母吃飯。

賈母看見賈赦邢夫人和賈政王夫人送進來的四樣菜,做出了完全不同的舉動,成為她對抄家大觀園這件事的態度和立場表達。

賈家的規矩是兒孫要孝敬父母吃飯。賈赦 、賈政不能每頓都陪賈母吃飯,會在吃飯時將新鮮菜「進上來」送給賈母吃。

賈母為了兒子們的孝心,一般愛吃不愛吃都會象征性地吃一點。她當初侍奉公婆時也是這樣過來的。

然而當天賈母卻一反常態,借送菜這件事表明了立場。

她說如今不像當初「輻輳」,大可以把這項規矩蠲了。意思是說現在人沒那麼多,一家人不團圓,就不要再搞這種「虛頭巴腦」的規矩了。

言外之意是說兒子們不過一墻之隔,卻也不在一桌上吃飯。人心都變了,何必靠這兩樣菜來表孝心。孝順也不是這樣來的。

對父母來說家和萬事興,一家子和睦比什麼都重要。但如今榮國府長房和二房不和,斗得你死我活,連抄檢大觀園這種事都出來了,以為送幾樣菜給老母親吃就是「孝順」了?

賈母對賈赦邢夫人送過來的兩樣菜,嘗都沒嘗就派個婆子送回去,吩咐說「吃過了,以后別送了,想吃什麼會要」,肯定也不會再要。

賈母退菜,就是表達對邢夫人鼓動抄檢大觀園的強烈不滿。

抄檢大觀園盡管背著賈母行事,但要說她不知道就太小看賈母的地位和手段了。

賈家的大事小事只有賈母不想管,沒有她不知道的。如今窮了是如此,賈璉偷娶尤二姐同樣如此,抄檢大觀園更是有人告訴她,才會第二天就借著幾碗菜表態。

古代貴族有自己的「特殊語言」,含沙射影這種方式被運用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大家都是這樣說話,也并不擔心別人聽不懂。

賈母退了賈赦邢夫人的兩碗菜不讓再送,就是對邢夫人背后搞鬼的憤怒。

然而,抄檢大觀園真正的主使者還是王夫人。她要不同意這事成不了,邢夫人很顯然也被她給利用,成了抄檢大觀園的替罪羊。

王夫人的目的是整頓怡紅院,威懾瀟湘館。將兩邊一搜,林黛玉和賈寶玉有沒有問題,她也做到心中有數。

以賈母的精明,不可能像賈探春那樣受限于閱歷和立場看不明白。

一個巴掌拍不響,榮國府的內斗,還是賈赦、賈政兩兄弟不和導致。

賈母宣泄了對賈赦邢夫人的不滿,又會對賈政王夫人如何呢?

原文寫王夫人送來「椒油莼齏醬」,賈母說「正想吃這個呢?」賈政送進來一碗「雞髓筍」,賈母也嘗了兩點。看似很滿意,殊不知賈母回頭就向賈政王夫人開了炮。

賈母要吃稀飯,尤氏連忙接過一碗紅粳米粥給她。

賈母吃得米與眾不同,「紅粳米粥」用的米叫「御田胭脂米」俗稱紅粳米。當初烏進孝送來的大筆糧貿物資中,御田胭脂米最少,只有兩石。

劉姥姥二進榮國府臨走時,王熙鳳也送了她兩斗「御田粳米」,平兒告訴她「熬粥是難得的」,足見禮輕情意重,花錢也買不到的。

賈母吃了半碗粥,就吩咐將其余沒吃的給王熙鳳送去。注意不是賈母吃剩碗里的,而是沒有盛上來的粥。

隨后賈母又吩咐將賈政送進來的雞髓筍給林黛玉,一碗風腌果子貍給賈寶玉,還有一碗肉給賈蘭送去。

注意賈母這里的巧妙安排,一碗粥三碗菜分別送給了王熙鳳、林黛玉、賈寶玉和賈蘭。

其中王熙鳳喝粥,照顧她生病沒胃口,好消化。

林黛玉吃「筍」,照顧黛玉口味清淡。另外是舅舅賈政送進來的,給外甥女嘗嘗。

賈寶玉吃風腌果子貍,盡管如今被抵制,當年卻是山珍野味,極為珍貴難得。

賈蘭吃肉,重孫子也不忘,正在長身體要多吃肉。

從賈母的分菜來看,就是一個偏心的老太太在給自己最喜歡的四個晚輩送吃食。沒有賈迎春、賈惜春以及李紈、薛寶釵和史湘云的份。

但事實是這麼簡單麼?從剛才她退了賈赦的兩碗菜,表明對邢夫人推動抄檢大觀園的極度不滿立場來看,后邊這次分菜,用意不言自明,就是對著賈政、王夫人去的。

一切的話里有話,都在這一粥三菜之中。

賈母給王熙鳳喝粥,王熙鳳是賈璉的嫡妻,賈璉是賈赦的嫡長子,賈母的嫡長孫,代表的是長房。

如今賈赦與賈政的矛盾,歸根結底還在繼承問題上。

當初賈代善死前,榮國府繼承發生了問題。曹雪芹在賈赦、賈政名字上做了暗示。

賈赦字恩侯,意思是賈赦一度失去繼承權,是賈代善死前上本奏請皇帝開恩寬宥,才又獲得爵位繼承權。可惜失去了爵產榮國府。

賈政字存周,意思是賈赦不成器失去繼承權,改由賈政繼承。就像文王嫡長子伯邑考讓賢武王姬發一樣,名正言順。

只是皇帝插手將榮國公爵位和爵產一分為二。賈赦襲爵,賈政繼承爵產,成為榮國府的當家人。對此賈赦長房一直耿耿于懷,認為父母偏心將他的爵產分給不該繼承的弟弟賈政。

榮國府的繼承一出問題,分配也就不均衡了。畢竟爵位只是身份,爵產才是重中之重。這就好比一桌子飯菜。爵位是「粥」,爵產才是「肉」。

賈璉是嫡長孫,按說賈赦不出意外的話,榮國府的一切都是他來繼承。

可如今二房占據爵產,長房只剩爵位和分紅權,相當于賈璉王熙鳳如今只能「喝粥」一樣。

賈母的意思是在質問賈政王夫人,賈赦他們有點情緒不應該麼?怎麼得了好處還要針鋒相對?

賈寶玉分到風腌果子貍,賈蘭分到一碗肉。當然是以風腌果子貍為貴,肉次之,但也遠強于那碗粥。

賈政為次子,原本榮國公世襲與他毫無關系。是賈赦出了問題才讓他差點取而代之。盡管最終只得了爵產,卻也把最大的肉吃到嘴里。(注:賈赦犯錯,背后真沒問題麼?不好說吧)

賈政、王夫人子孫如今占據榮國府榮華富貴,吃香的喝辣的,沒有像他叔叔賈代儒等幾支分出去過著清貧日子,已經燒高香了。

王夫人如今還在和邢夫人明爭暗斗不虧心麼?

尤其賈珠死后,按照榮國府的世襲,第四代將由賈璉襲爵,賈寶玉繼承爵產。王夫人的兒子牢牢吃著最好的肉,有什麼不滿意的?

即便是賈蘭因為父親去世,失去了榮國府有利的繼承順序,也是王夫人的親孫子,也跟著有肉可吃。反觀賈政另一個兒子賈環,有什麼?王夫人的立場在哪里!

賈母用兩碗肉就問到王夫人跟前,別以為抄檢大觀園這種事背后的小九九看不懂。

如今大部分好處都在王夫人手里,可這個家被她管成什麼樣?要錢沒錢,要人心沒人心,還有心情勾心斗角?這個家是她自己的,日后要傳給子孫的,就是這樣管理的?等到折騰的一無所有了,看她能傳給賈寶玉和賈蘭什麼!

林黛玉吃雞髓筍,更是賈母對王夫人的靈魂拷問。

雞髓筍是賈政送給賈母,賈母再給了林黛玉。

筍隱喻了瀟湘妃子的林黛玉。

雞髓代表了骨肉相連。

民間俗語「姑舅親輩輩親,砸碎骨頭連著筋」。賈政與林黛玉的母親賈敏是一奶同胞,都是賈母身上掉下來的肉。兄妹二人從小也是相親相愛。

如今妹妹死了,只剩下一個女兒在家里。吃了什麼,穿了什麼?值得舅母王夫人如此「針對」!

抄檢大觀園別人不知道為什麼,賈母太清楚王夫人真正要敲打的就是林黛玉。

從王夫人白天叫晴雯去咬牙切齒的咒罵就能知道她有多恨林黛玉。

賈母固然不知道晴雯的事,但王夫人對林黛玉的態度,她早看得清楚。

賈母將雞髓筍送給林黛玉吃,就是告訴王夫人:黛玉是她的外孫女,賈政的外甥女,你給我適可而止!

賈母不光分了菜就完了,她還叫尤氏去桌上吃飯,甚至連丫頭們一起叫上桌。就是展現出家和萬事興的態度。

尤氏的寧國府與榮國府也是一家,只有守望相助相互扶持,才能一家人好好吃飯。

丫頭們奴才們也是自家人,要珍惜和維護,不可以隨便喊打喊殺窩里斗。群眾基礎不牢固,最終害人害己。

王夫人是女主人,不是家里的客人,鬧得都是自己人。

賈母一系列組合拳,是她平時沒有表現的。如此密集的出現在抄檢大觀園第二天的一頓飯里。她的立場已經表明。

當然,這些其實都是曹雪芹故意設計的情節,否則也不至于那麼巧合就有風腌果子貍,賈政就送進來雞髓筍。但設譬本來就是《紅樓夢》一大特色,曹雪芹慣會「借物言事」。

賈母將抄檢大觀園的立場影射完了,并不管王夫人如何去想。她想要說的還有。那麼,又會發生什麼事呢?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