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老照片:面色蒼白的宮女,李鴻章的侍妾,鄉紳的女眷有顏有才

哒哒哒 2022/11/22 檢舉 我要評論

一些老照片:面色蒼白的宮女,李鴻章的侍妾,鄉紳的女眷有顏有才

「神州在哪里?北固樓景色盡收眼底。千古興衰又有幾件?時間緩緩流逝。長江滔滔!」過去的歲月早已逝去,如今僅存的黑白相片也不過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法國藝術家達蓋爾發明了一種新的方法來理解歷史。世態炎涼,市井生活,在帝國崩潰的前夕,讓人覺得無比的恥辱和沉重。人活了一百多年,不管是普通人,還是權勢滔天的人物,都只是時間的流逝,轉眼間就會化作塵埃。

清朝末年,一名鐵匠在鐵砧上用鐵錘敲擊著鍋鏟,滿臉塵土。這個時候,到處都是流動的商販,做的都是小生意,根本沒有地方去租。他經常帶著風箱和爐子在街上走來走去,旁邊有一只工具箱,里面裝著各種各樣的工具。為維持家庭生計,黎明即動身,謀生不易。

八頂轎子里,穿著白色衣服的人,顯得格外顯眼。在封建社會,轎子的使用受到嚴格的約束,而官轎則是一種身份的標志。「京中有四人,京有八人。」地方總督、巡撫,只有八個人。其實轎子的造價很高,光是轎夫的開銷就很大了。普通的官吏,還是乘馬車比較省力。

一個帶著小孩的旗人婦女從北京的城墻上走過,手中還拎著一堆木柴。這名女子,頭上長著一對巨大的翅膀,面容漆黑。酷似馬云的照片曾在網上火了一把。

一群小朋友在熙熙攘攘的市場里看著一部拉丁電影,這種新潮的東西一推出,就深受成年人和兒童的喜愛。這是一門古老的民間美術,起源于宋代。到了晚清,更是達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街上的「土電影」、兒童的回憶。

兩個宮女,都是身姿曼妙,步履輕盈。經過后期處理,服裝色彩鮮艷。只是,她在深宮中待了這麼久,臉色有些發白。宮中的侍女,就像是太監,是一種特殊的制度。一般都是十三四歲,二十五六歲就會離開。做最辛苦的事情,一不小心就會被懲罰,生死只在一瞬間。

大清的勇氣,在大清中也是獨一無二的。清代以旗人為基礎,八旗兵勇猛無敵。但在康熙時期,卻是腐敗墮落,戰力大降。清朝的統治者不得不從漢族中招募士兵,組成勇軍。湘軍、淮軍成為大清軍隊的主要力量。清朝的時候,綠營也很虛弱。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樣,他看起來很是單薄。

一名鄉紳的女兒,濃眉大眼,風姿綽約。漂亮的衣服,漂亮的臉蛋,優雅的氣質。唯一的缺點,就是都是穿著小腳,不過那時候,腳丫子很流行,不用腳丫子,出去都會被人嘲笑。

李鴻章的小妾冬梅,身高一米七左右,五官端正,這位中堂大人的眼力倒是不錯。李鴻章的正室周氏,趙小蓮的繼室,莫氏的側妃,還有冬梅。冬梅雖然沒有給李鴻章留下任何的血脈,但是她很得他的歡心。

清朝的時候,一條泥濘的道路上,有一戶人家騎著驢子。這條路很寬。可以想象出它的車轍是多麼的擁擠。那時到處都是這種土路,天氣好的時候,到處都是灰塵,雨天就是泥濘。

在八國聯軍入侵中國時,英國人在永定門挖出一道圍墻,修建了一條鐵路。遠處的塔樓頂端,也是轟然倒塌。城墻是對歷史恥辱的見證。

前門和箭塔都被燒成了灰燼。1900夏天,北京被搶,義和團和洋人發生了一場大混戰。義和團幫著清剿洋人,把大柵欄附近的洋行都燒毀了。最后,火燒了前門和前門的哨塔。前門街道一片狼藉,再也沒有了往日的熱鬧。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