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元春坐船游玩大觀園,為何畫蛇添足,要修改蓼汀花溆的匾額?

哒哒哒 2022/08/22 檢舉 我要評論

《紅樓夢》第十七至十八回(庚辰本、己卯本),兩回合為一回,并未分開,章回名為「大觀園試才題對額,榮國府歸省慶元宵」。

此回前有寶玉題匾,后有元妃省親,修改部分匾額名稱,并令賈寶玉和眾姊妹以此為題,作應制詩歌頌太平盛世。

其中賈寶玉起的「紅香綠玉」被元妃修改為「怡紅快綠」,此處建筑也因此得名「怡紅院」,蓋因「紅香綠玉」風格過于柔糜,改之以怡、快二字,則清爽許多,之前素有解讀,此不贅述,我個人更想分析的是元妃對「蓼汀花溆」的修改:

元妃為何要取掉「蓼汀」二字?細思之下,這個情節與季節有很大的關系。

先說說「蓼汀花溆」四字的由來,當年「大觀園試才題對額」時,賈政攜賈寶玉以及眾清客游至此處,看到了好一番美景,原著記:

雖然曹雪芹極力避諱時間,寫賈政游大觀園時,開篇一句便是:「又不知歷幾何時,園內工程俱已告竣」,但通過游覽過程中隨處可見奇花異草,足可見游覽之時,應是春夏之季。

賈寶玉為此處題匾為「蓼汀花溆」,是因為「上則蘿薜倒垂,下則落花浮蕩」,匾額中二者皆備,自然是恰如其分的。

可元妃省親的日子,卻是正月十五上元節,正是剛剛過完年的時間,天氣寒冷,萬物凋零,當年題匾額時的景色,與元妃實際看到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蓼汀」字面意思乃是長著蓼草的水邊平地,眼下大冬天哪里還有半點綠植的痕跡,只剩下枯枝敗葉而已,所以元妃看到「蓼汀」二字非常疑惑,覺得此兩字極不恰當。

或有讀者疑惑:大冬天花兒也不會綻放,元妃為什麼就不覺得「花溆」二字不妥?

細讀《紅樓夢》省親文字,元妃省親當天,寧榮兩府都不敢怠慢,雖還是寒冬季節,園中花草凋零,并無美景可觀,但有道是「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賈府為此張羅了一些小玩意兒,來營造氣氛,原著記:

雖然季節受限,以致無花草美景可觀,賈府便盡人力,在樹上粘上通草、綢綾、紙絹,以為「花樹」之象。故此,元妃對「花溆」二字格外認同。

從《紅樓夢》后文來看,雖然元妃命將「蓼汀花溆」改為「花溆」,可直到第六十一回「判冤決獄平兒行權」,柳五兒私自進大觀園給芳官送茯苓霜,臨出來時,原著寫的也是:

可見曹雪芹自己也知道元妃的「認知錯覺」,蓼汀花溆已然妥當,不需要修改,故而作者自己倒是一直沿用「蓼溆」的說法。

可嘆的是,目下關于「蓼汀花溆」的修改,竟有論者為求吸睛,認為「蓼汀」暗指黛玉,「花溆」暗指寶釵,意為元春欣賞寶釵,放棄黛玉,以為伏筆之意,實則無中生有,僵硬解釋,只為迎合目前紅樓陰謀論盛行,讀者就吃這一套的現狀,思來不亦悲乎?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