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齡公主:慈禧御前翻譯,違抗婚旨嫁洋人卻遭背叛,58歲魂斷異國

早年間,慈禧太后的身邊有一個郡主備受寵愛,此人沒有皇家血統,但是慈禧卻待其如親女,甚至想要為其指婚。

但是輝煌幾年后,這位郡主就消失不見了。待到其再次出現,卻已經到了千里外的大洋彼岸,被外國人稱為「公主」。

她名為裕德齡,是慈禧的御前翻譯,也就是眾人熟知的德齡公主。

慈禧太后的御前翻譯

德齡公主在17歲的時候被慈禧太后召集入宮,當時的她不是公主、也不是郡主,只是外交官的女兒,也是中國最早留學的女學生。

喝過洋墨水,會說英文,還知曉外國的習俗文化,德齡被選中陪著太后一起接見外國使臣,一開始她還不是翻譯,更像是一個吉祥物,只需要在慈禧身邊充場面。

沒想到來的使臣不會中文,翻譯水平也一般。

就在眾人一籌莫展之際,德齡站了出來,她為慈禧翻譯著來使的話,外文流利,雙方皆大歡喜。

慈禧一下子就對德齡感了興趣,在交談間,德齡又展現了寵辱不驚、視皇家如平常的獨特態度,于是德齡被留在了宮中,

成為了慈禧的翻譯。

當時的中國對西方知之甚少,慈禧對未曾知曉的國家也充滿了好奇,她常常要召見德齡,問許多奇怪的、甚至引人笑話的問題。

德齡一一回答,沒有嘲笑,只有耐心。

慈禧對德齡愈發喜歡,她對德齡極其寬容,甚至每日都要德齡陪伴,賞賜許多財物。

可是德齡對慈禧的態度卻發生了變化,和慈禧越近,她越見識到封建皇家的殘酷、慈禧對下人的殘忍。在這樣日復一日的陪伴中,德齡開始害怕慈禧,甚至想要逃離。

和光緒皇帝的結識加劇了她這個想法,光緒展現了一個被慈禧控制的人偶,德齡害怕自己要麼成為那些被打到血肉模糊的尸體,要麼成為一個不能自己思考的「光緒」。

抗拒慈禧、抗拒皇家的想法直到被賜婚的時候才達到高峰。

抗婚嫁洋人,背井離鄉為真愛

慈禧對德齡愈發欣賞,想把她嫁到自己的寵臣榮祿家中。

而德齡一方面看出了慈禧想要掌控自己的意圖,一方面追求自由和戀愛,她違抗了慈禧的旨意,拒絕這門婚事,之后全靠光緒皇帝的說情,德齡才能免于責罰。但是,她卻再也不想留在這里了。

1905年,借故父親病重,德齡得到了離開皇宮的機會,雖然慈禧讓她處理完父親的事情就回來,但是德齡卻下定了決心遠離這里。

回到上海的德齡卻面臨了父親的去世,她還沒來得及為自己重獲自由感到開心,就遭到了這沉重的一擊,突然之間,德齡只能夠感受到悲傷和迷惘。

帶領德齡走出這段黑暗經歷的,是國外駐上海的一名官員——懷特。

懷特英俊、瀟灑,他有著西方人獨有的自由浪漫,懷特在見到德齡的第一面時,就驚為天人,他被德齡的容貌折服,展開了熱烈的追求。

而德齡在懷特的追求中,漸漸淪陷,懷特身上的熱情、溫和打動了她,在當時的德齡看來,這就是愛情。

1907年,德齡和懷特在上海結婚,此時,德齡甚至對懷特的家里一無所知,僅憑著愛情和沖動,和這個外國男人互許終身。

婚后,德齡跟著懷特回到了國外。

1908年,慈禧病故。德齡對自己曾經待過的皇宮產生了懷念,在丈夫懷特的支持下,她將自己的回憶寫作一本本書,得到了外國人的追捧。

當時國外對中國文化十分好奇,對那個巍峨壯麗的皇宮更是有一種癡迷的向往。

德齡這個曾經伴過慈禧、教過光緒的郡主在國外成為了大紅人,時下熱門報刊雜志紛紛對她進行采訪,德齡也一點兒都不怯場,她所表現的美麗、大方、優雅,都成為了那時候丈夫懷特心中的摯愛。

因為郡主和公主在英文中都是同一個詞匯,因此德齡郡主在英文里就被稱為了德齡公主。

丈夫背叛、兒子離世

那段日子是夫妻二人最幸福、甜蜜的時光,轉折出現在德齡懷孕后。

在有了兒子后,德齡將生活的重心轉移到了家庭,受到生產影響,她的身體、狀態都大不如前了,人快速衰老,身材也走樣。

懷特發現自己喜愛的妻子已經沒有了那些美麗、光輝,他對德齡的癡迷也消退了。

因為兒子的存在,懷特雖然不愛德齡,但是還能裝裝樣子。

沒想到二人唯一的孩子卻因病亡故。

懷特把兒子離世的錯都歸結到德齡一個人身上,更是徹底失去了溫柔。

德齡發現,懷特徹底變了一個人,他不僅脾氣大變,還總是帶著別的女人的香水味回來。

德齡明白,丈夫已經變心了,她不再糾結于愛情和過去,也不一味沉溺于悲傷中,德齡果斷和丈夫懷特分開,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

雖然身處異鄉,但是德齡有才氣、有名氣,她找到了大學漢語老師的工作,不愁養不活自己。

直到1944年,和懷特分開兩年的德齡過著孤獨但是平靜的生活。

1944年5月22日,德齡捧著教材和筆記本,走在路上,一輛貨車朝她飛馳而來,德齡重重倒在地上,很快離開了這個世界,時年55歲。

警方探查了好久,才明確德齡的身份。德齡命喪異鄉的消息傳回國內,她曾經待過的皇宮早已易主,封建皇朝傾覆,又有幾個人能夠為她感到悲傷呢?

小結:

德齡死的時候或許還曾回憶過一生,她享受過榮華富貴,也享受過他人的寵愛。不知道當初若是答應了那場指婚,她的下場又會如何。只是時間不能重來,才華橫溢的德齡葬送在了她的愛情之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