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賈寶玉向王一貼討要的「療妒湯」,究竟是為了誰?

哒哒哒 2022/08/19 檢舉 我要評論

《紅樓夢》第八十回,是這本小說殘本的最后一回,描寫了迎春回門,向王夫人哭訴在孫家遭受的羞辱,也描寫了香菱因為得了敗血癥無藥可救的悲劇。這樣的氛圍,顯然已經漸漸地接近了「 千紅一哭」、「萬艷同悲」 的終點。

只是,在這樣一個彌漫著悲涼氛圍的時期,卻[插·入]了一個意味深長又引人發笑的段子:賈寶玉在天奇廟燒香,向王一貼討要治療女人妒病的膏藥。

王一貼這個角色,是一個江湖騙子,他號稱自己的膏藥能治百病,只是,面對賈寶玉所說的病癥,他卻束手無策了。

當然,雖然他并沒有治療女人妒病的方藥,但油嘴滑舌的他,也說出了一種可行的方法,那就是喝梨湯:用極好的秋梨一個,二錢冰糖,一錢陳皮,水三碗,梨熟為度,每日清早吃這麼一個梨,吃來吃去就好了。

賈寶玉聽了,還信以為真,忙著質問他是否真的有效?得到的答案也是有趣的很。

細細品味這一個插曲,似乎純屬無稽之談,但《紅樓夢》這部小說歷經作者數十年心血創作,經過反復修改,又怎麼會留下無用之筆呢?

也是因此,便產生了一個疑問。賈寶玉向王一貼討要的療妒湯,究竟是為了誰呢?

對于這個答案,若我們僅從這兩個回目來看,似乎會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他是為夏金桂求得。那麼天真、爛漫的香菱,不正是因為夏金桂的嫉妒而被折磨致死的嗎?

對于這一種說法,當然是符合「療妒湯」的本質。作為薛蟠的小妾,香菱安守本分,深得人心,面對丈夫娶妻,顯得比他還激動、興奮。

只是,這樣一個單純的人,在夏金桂嫁入薛家后,她卻成為了夏金桂心中的「 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 」的眼中釘。為了對付她,夏金桂不惜獻出了自己的陪房丫鬟寶蟾,污蔑香菱詛咒她,導致香菱沒有了立足之地。

回想夏金桂未嫁入薛家,在紫菱州附近,賈寶玉與香菱無意中相遇,當寶玉從她的口中得知薛蟠要娶妻時,還默默地替她擔憂了一回。只是他的這番好意,卻成為香菱眼中的下作無恥。

或許,從賈寶玉對香菱未雨綢繆的擔憂來看,我們也能體會,賈寶玉向王一貼討要的療妒湯,并非是為夏金桂;至少我們可以肯定一點,他的目的,并非僅僅為了夏金桂。

因為在賈寶玉的生活中,在賈寶玉的經歷中,他所遇見的需要「療妒湯」的女人,并不在少數。比如我們最熟悉的兩個女子。

一個是平兒。

賈母為王熙鳳慶祝生日,不想在如此喜慶的日子里。賈璉卻背著鳳姐在家中同鮑二家的廝混,最終,被回家換衣服的鳳姐撞見。

當王熙鳳來到窗下,正聽見鮑二家的同賈璉所說:

王熙鳳聽見這樣一番話,回身對平兒便打了一個耳光。這個一直以事事為了鳳姐著想的丫鬟,這個人人喜歡、人人稱贊的平兒,她所有的好,卻抵不過他人的閑言碎語。

王熙鳳打了平兒,憤怒地闖進房間,抓著鮑二家的就是廝打,讓賈璉十分沒有面子。只是,他們二人的爭吵,最終,都拿著平兒來撒氣。

這一幕,不僅描繪了外表光鮮看似體面的平兒真實的生活處境,也反應了,鳳姐善妒的本性。

因為她的善妒,原本可以擁有著三妻四妾的賈璉,僅有她同平兒這兩個女人。他與平兒之間,一年到頭,也僅能好上一兩次。

平兒受了委屈,被賈寶玉拉到了怡紅院,在他的安慰和關心下,平兒悲傷的情緒終于有所好轉,最終,接受了他善意的建議,換上了襲人的衣服、用上了寶玉親手研制的胭脂,離開了離開了怡紅院。

平兒離開后,賈寶玉一邊洗著她的手帕,卻一邊傷感落淚。他所傷感的,便是因為鳳姐的善妒,而終究得不到幸福的平兒。

可見,賈寶玉向王一貼所討要的療妒湯,鳳姐也是符合的。

第二個人,便是晴雯

在《紅樓夢》中,漂亮、言談爽利,有著一雙出色針線活的晴雯,在榮國府這個小社會中,并不受待見。

也是因此,當王善保家的將繡春囊拿到王夫人面前。在她的唆使下,晴雯成為了第一個被清理的犧牲品。

作為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將繡春囊交給王夫人,早已完成了使命,可她為何還要極力唆使呢?

很顯然,她的所作所為,也是源于一個女人的嫉妒。

而在抄檢大觀園中,王夫人借著這個機會,不僅攆走了晴雯,還將怡紅院中長得好的丫鬟全部清理了出去。從這里看來,即便是榮國府的當家人,王夫人也是一個嫉妒心強的女子。

晴雯被攆,四兒被攆,芳官被攆,怡紅院中的丫鬟就連私底下的悄悄話都傳到了王夫人的耳中,可為何?唯獨襲人、麝月、秋紋的沒有不是呢?

可見,在《紅樓夢》中,有著嫉妒心的女人并不在少數。上到榮國府的當家人王夫人,下到榮國府中的丫鬟、婆子,諸如襲人、王善保家的,想來,在賈寶玉的心中,這些懷有嫉妒之心的女人,都應該吃上一劑有效的療妒湯。

小結:

因此,從上面的分析我們可以看出,賈寶玉向王一貼討要的療妒湯,并非僅僅為了香菱;他真正的目的,是為了所有懷有嫉妒之心的女人。

賈寶玉年輕的時候,便有一句座右銘:女人是水做的骨肉,我見了便覺清爽。或許,當他經歷了時間的洗刷、經歷了女人的勾心斗角,爭風吃醋,便明白了,這終究是他的一廂情愿;而面對這樣的失望,他的拯救之法,便寄托在向王一貼討要的「療妒湯」的藥方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