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軟弱,也有霸道的「高光時刻」?此國領導人,被慈禧圈禁三年

清光緒八年,大清王朝的屬國——朝鮮國發動「壬午兵變」,在兵變中發揮了關鍵作用的朝鮮高宗生父李昰應,被舊式軍人再次擁護上台,迫使朝鮮高宗發布「自今大小公務,并稟決于大院君前」的旨意。李昰應,第二次成為朝鮮王朝最高領導人。

繼光緒七年,兩宮皇太后之慈安太后崩逝以后,慈禧太后已然成為晚清政權實際上的最高統治者。此時的大清王朝,雖然內外交困、搖搖欲墜,面臨著「三千年未有之變局,三千年未有之強敵」,但在平定太平天國運動之后和中日甲午戰爭之前的三十年間,晚清政權得到了短暫喘息時間。轟轟烈烈的「洋務運動」中,封建皇權社會出現了罕見的回光返照。

處于「同光中興」時期的晚清政權,也罕見地出現了霸道的「高光時刻」。作為大清國的藩屬國,李昰應未經大清國許可,就擅自發動兵變并上台執政,自然就成了晚清政權彰顯「強悍」實力的最佳機會。

在大清國與朝鮮國的宗藩關系中,朝鮮王朝的君主須有清廷冊封并賜予玉璽,方能正式上台執政。也就是說,朝鮮王朝的政權變動,必須經過清王朝的認可才行。李昰應上台執政的任性程度,明顯挑戰了晚清政權的權威。晚清政權此時的最高領導人——慈禧太后震怒了,派遣軍艦前往朝鮮,強勢抓拿李昰應并在李鴻章的建議下,將其圈禁于保定,永遠不準復回本國!

李昰應被圈禁于保定以后,朝鮮王朝數次請求清廷釋放李昰應,均未得到許可;甚至在光緒皇帝生父——醇親王奕譞親自出面向慈禧太后求情,也未能救出李昰應。

其實,慈禧太后之所以如此強硬的對待李昰應,并不僅是宗藩關系的約束在起作用,更非簡單的國力炫耀,而是有著政治層面的深層考慮。

《清代野史大觀》如此描述慈禧太后的深層考慮:

蓋朝鮮王李熙以旁支入承大統,其事正與載湉之繼載淳略同。那拉氏深慮奕譞他日恃皇帝本生父之尊,把持朝政,故先借昰應事以示威也。顧奕譞初不悟其意。

也就是說,慈禧太后希望通過對李昰應的嚴懲,狠狠敲打同為皇帝生父的醇親王奕譞:將使天下有子為人后者有所警惕而不敢妄為耳。

慈安太后崩逝以后,慈禧太后雖然牢固掌握朝政大權,但隨著光緒皇帝親政年齡的慢慢靠近,慈禧太后被奪走大權乃至被徹底清算的可能性都在逐步增加。為了保證對晚清政權的絕對掌握,保證權力的延續,慈禧太后對于醇親王奕譞這位皇帝生父的敲打,顯得尤為必要。

事實證明,慈禧太后對于李昰應的嚴懲收到了預想效果。在李昰應被圈禁了三年的當口,醇親王奕譞再次向慈禧太后請求釋放李昰應,慈禧太后一句「吾此舉正別有深意,非于李昰應有何仇怨也」,讓奕譞頓時明白了其中含義,「戰栗失色,伏地不起」。

達到預期效果以后,慈禧太后以接受朝鮮奏請的形式,頒布了釋放李昰應的上諭,被清廷圈禁三年的前朝鮮王朝最高領導人這才返回朝鮮國,而此時的醇親王奕譞依然「惘然若有所失」,絕無奪權打算。

參考文獻:《清代野史大觀》、《李文忠公全集》、《朝鮮李朝實錄》、《清實錄·德宗實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