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國名媛鄭念:經歷喪女之痛,著書立說,成為一個美麗的老太太

哒哒哒 2022/11/22 檢舉 我要評論

若有詩書藏在心,歲月從不敗美人。

2009年,95歲的鄭念因洗澡時燙傷導致感染而離世。很多人說,若不是這場燙傷意外,以她的身體和精神狀況,活百歲也不在話下。

在其回憶錄《上海生死劫》中她說:「我的人生才剛剛開始。」此時的她已經73歲。

雖然她的意外離世讓人惋惜,不過對于她來說國外的幾十年里,她活出了真正的自我: 70多歲時,依然用筆墨書寫著自己的人生,讓大家記住了一個高貴且不服輸的中國名媛;80多歲時,她的一組照片還驚艷了一個時代。

她就是民國時期最后的名媛:鄭念。

1915年,正值北洋政府統治時期,鄭念于這一年出生于北京。鄭念原名姚念媛,其父是北洋政府的高官。這個時期外有列強虎視眈眈,內有軍閥割據混戰,還有已經覆滅的清政府幾欲復辟。這一時期的老百姓身處水深火熱之中。

由于父親的原因,鄭念家境優渥,吃穿不愁,加上鄭念的父親接受過西方教育,所以封建思想對女性的桎梏在鄭念身上幾乎沒有看到,她可以隨心所欲,可以讀書認字,甚至可以不用像其他女性一樣裹小腳。大學畢業后,她還曾到英國留學。

鄭念并沒有像其他名媛那樣,身上總有那麼幾段風流情史。她的一世情感可以簡單用一句「一生一世一雙人」來概括。

1930年留學期間,鄭念和同學鄭康琪相知相戀。雙雙完成學業后,便在當地結婚了。不久后國內抗日戰爭開始全面爆發,夫妻二人便啟程回國參戰。

然而,這一切看似順遂的背后有藏著幾多波折。可以說,鄭念的前半生風平浪靜,而她的后半生卻充滿坎坷。

1957年,鄭康琪死于癌癥,這讓鄭念悲痛欲絕,不過她很快便帶著女兒從悲傷的情緒中走出來,以更加熱情和樂觀的心態投入到工作生活中,因為她要用自己的熱情感染女兒。也就在這個時候,她才正式改名「鄭念」,以表達對亡夫的紀念。

故天將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歷史上有很多人沒有因劫難而被打垮,反而愈挫愈勇,斗志昂揚。可以說,沒有后來的那場劫難,鄭念留給歷史的,將只有她在《北洋畫報》封面留下的那四張倩影,僅此而已。

1966年的那場變故還是波及到了鄭念。不但自己親手布置的溫馨的家被毀,自己一度還被懷疑成間諜,關進了監獄。此時的鄭念已經60歲。

在獄中的6年,鄭念受盡苦難,即便如此,她依然堅信自己有洗刷清白的一天,而且牢獄外面的女兒更是支撐其活下去的堅強信念。

1973年,鄭念終于熬到真相大白的這一年,歷盡滄桑的她終于被釋放出來重見天日。本以為女兒會在牢房門口等著母親,只可惜她卻沒有看到女兒的身影。原來女兒鄭梅萍已在1967年去世。

鄭念只有這麼一個獨生女兒,面對女兒的離世,她痛心疾首。回首往事,鄭念中年喪夫晚年喪女,即便生活對她如此殘酷和不公,可她依然選擇了堅強。

為了重新找回生活的信心,鄭念選擇了遠離故土,因為她想暫時離開這片傷心地,去遠方聊以慰藉。

1980年9月27日,鄭念取道香港后至加拿大,最后定居美國。雖然此時的鄭念已經年近古稀之年,不過她依然積極樂觀,仍然主動學習國外的生活方式,適應新的生活環境。

在異國他鄉,他堅持用英語寫作,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她寫下了英文自傳作品《上海生死劫》,該書于1987年在當地出版,一度引起不小的轟動。而這本書問世時,老人家已經73歲。

喝咖啡、逛街、跳舞、看書寫作,這便是晚年鄭念的日常。這個曾經留過洋、坐過牢的女子,終于再次變回了那個曾經的「名媛」模樣,再次復原了她以往的雅致生活。

如果用一句話描述鄭念,那一定是: 「生活虐我千百遍,我待生活如初見。」

2009年,一場意外讓鄭念不幸離世,這一年她95歲。很多人曾說,鄭念如果不是因為這次意外,她也許會更加長壽。不過人生又豈能完滿?不過她的人生和遭遇,確實很全面也很完整地闡釋了什麼叫「名媛」以及這個詞語背后隱藏的某種力量。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