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女間諜瑪塔·哈麗罕見老照片:長相漂亮妖嬈,死后頭顱被盜走

哒哒哒 2022/10/14 檢舉 我要評論

在世界間諜史上,瑪塔·哈麗算是最富傳奇的間諜之一。從默默無聞身世凄苦的鄉下女孩到轟動巴黎的脫衣舞娘,直至左右逢源的雙重間諜,到最后以飛吻面對死亡,瑪塔·哈麗的一生瑰麗傳奇。即便在死去以后,她仍然被人評說爭論,其經歷還被拍成電影。照片中就是瑪塔肖像畫。

瑪塔·哈麗原名叫瑪嘉蕾莎·吉爾特魯伊達·澤利,1876年8月7日出生在荷蘭北部弗里斯蘭省萊瓦頓市附近的一個小鎮,在四個孩子中排名第二,是唯一的女孩。她的父親是一位荷蘭農場主,所以她們家生活的比較富足。照片中就是瑪塔·哈麗。

照片中就是坐在椅子上瑪塔·哈麗。因為她有著東西方混血,所以哈麗既有光潔的皮膚又有一頭東方人的黑發、烏黑的眼睛、橄欖色的棕色皮膚。后來因為父親生意中損失慘重,所以他們一家只能變賣家產來償還債務,最終父親不堪忍受失敗的痛苦,與其母親失婚。而瑪塔·哈麗從此跟著父親生活,此后,年僅14歲的瑪嘉蕾莎和兄弟分散到各處,分別被親戚或教會照養。

隨著一天天長大,瑪塔·哈麗出落得楚楚動人,既有東方的神秘風韻,又不乏白種女人傲人的身材。報上的一則征婚啟事成就了她生命中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婚姻,大她22歲的丈夫是一名曾經離異的荷蘭海軍軍官。1895年7月11日,年僅19歲的瑪嘉蕾莎嫁進門后才發現,原來丈夫時常酗酒,并在酒后毆打她。瑪嘉蕾莎與丈夫最終在1903年失婚。照片中就是正在舞蹈的瑪塔·哈麗。

1904年,瑪嘉蕾莎孤身一人地來到了花都巴黎,在一個馬戲團作騎師,并改名為麥克勞德小姐,也兼職做藝術模特,以維持生計。為了生計,她不惜在一位巴黎劇院經理面前表演起了脫衣艷舞。當時很少會有人的表演如此大膽的表演,劇院經理被她這種「帶有神秘東方氣息的婆羅門藝術」所震住,當即拍板將其錄用,并且給她起了個藝名——「瑪塔·哈麗」,這個名字的意思是「神之母」、「黎明的眼睛」。照片中是盛裝坐在椅子上的瑪塔·哈麗。

1905年3月13日瑪塔·哈麗在巴黎吉梅博物館首次演出中折服了所有的觀眾,瑪塔·哈麗幾乎一夜成名。此后她又拍攝了很多衣著暴露甚至裸體的照片,并將這種形象帶到了她的舞台表演中去,她的種種大膽的做法又為她贏來了更多的呼聲。瑪塔·哈麗也開始為自己編造一個神秘的來歷,她成了一位來自爪哇的印度僧侶的后裔,她從小學習印度教的神圣舞蹈。照片中瑪塔·哈麗正在讀報紙。

成了職業舞娘的哈麗從此越跳越紅,成了當時巴黎紅得發紫的舞星。1905年的《巴黎人報》如此評價道:「只要她一出場,台下的觀眾便如癡如狂。」馬塔·哈麗用她艷舞的表演,將整個巴黎的娛樂業帶入了一個嶄新的境界,甚至使巴黎逐漸成為了世界知名的都市。此外,她借此逐漸接近了許多富人階層,并以交際花的身份周旋于法國、德國和俄羅斯等國的軍政顯要之間。照片中就是交際花馬塔·哈麗。

在戰爭爆發前夕,瑪塔·哈麗正在德國巡回表演。德軍統帥部的軍官巴龍·馮·米爾巴赫發現哈麗一塊難覓的間諜好料,于是,「惜材心急」的他派人私下出價2萬法郎誘她下水,比較其中利弊,于是瑪塔·哈麗答應了德國人的要求。為了收買這個美艷間諜,德國方面花了200萬美元。

有了德國諜報機關的金錢支持,瑪塔·哈麗打扮得更為艷麗。后來,她俘獲了法國政府的高官和軍事將領,從他們口中源源不斷地套取情報。這些要員做夢也沒想到,自己在酒桌上、枕頭邊的話,會讓身邊這個艷星泄露出去。一戰期間,瑪塔·哈麗利用自己荷蘭人身份自由地來往各國之間,在此期間,她也是很多盟軍高階軍官的情婦。照片中就是瑪塔·哈麗的側臉。

隨著第一次世界大戰進入相持階段,瑪塔·哈麗擔心有朝一日協約國取得勝利,自己給德國做間諜的事情被人知道。因此,她開始有意識地向法國靠攏。在此情況下哈麗被招募為雙料間諜,以德國間諜的身份為掩護秘密為法國服務。照片中就是瑪塔被捕時的照片。

瑪塔·哈麗將雙重間諜做得十分到位,在德國與法國兩國間左右逢源。正如《間諜大師:阿蘭·杜勒斯》一書中對她的評價:「從任何角度來看,她的工作都非常出色。」1917年2月,瑪塔在巴黎的酒店寓所中被逮捕。當時,法國在前線吃了大敗仗,情報部門首腦為了掩飾自己的無能,夸大了瑪塔在戰爭中的重要性,把無數罪名堆在了她頭上,聲稱她出賣的情報,讓五萬法國士兵失去了生命。最終,瑪塔·哈麗成為了替罪羊。照片中是行刑前的瑪塔。

1917年月10月15日,面對行刑隊,哈麗頭戴一頂寬檐黑帽,手戴一副黑色的羊皮手套,腳穿著一雙漂亮的紅舞鞋,踏上了最后的死亡之旅。她面對11個行刑隊員的槍口,笑著對領刑的軍官說:「這是第一次有人肯付12法郎(子彈)占有我。」臨刑前,瑪塔表情嫵媚地向行刑隊的年輕士兵做了一個飛吻,嚇得隊長趕緊命令開槍。瑪塔·哈麗被處死后,她的尸體無人認領,她的頭顱存入了巴黎阿納托密博物館,但后來被盜。照片中是行刑后的瑪塔。

用戶評論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