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講究「為尊者諱」,紅樓夢這三個丫鬟的名字,為什麼不避諱?

哒哒哒 2022/08/24 檢舉 我要評論

古代的避諱很多,比如黛玉的母親名「敏」,黛玉念到這個字就讀作「密」,寫到這個字也「減一二筆」。比如林之孝的女兒林紅玉,因為「犯了林黛玉、寶玉」,所以都叫她「小紅」。

但是,有這幾個丫鬟,她們也與主子的名字相同,她們為什麼不避諱?我們一一來分析。

秦可卿的丫鬟名叫寶珠、瑞珠,和寶玉的大哥賈珠重復;王夫人的丫鬟玉釧兒,和黛玉寶玉重復;怡紅院里有個小丫頭叫春燕,和元迎探惜四人重復。四個丫鬟,但秦氏的兩個,可作一例相看。

我們先來說這寶珠、瑞珠。她們是秦可卿的丫鬟。秦可卿是寧國府草頭輩的少奶奶。而賈珠,是榮國府玉字輩的少爺。雖然我們讀《紅樓夢》的人,把這幾個名字讀得很熟,但其實,他們非常疏遠。

當初第一代的賈源賈演是親兄弟,第二代的賈代化賈代善是堂兄弟,第三代賈敬賈政,第四代賈珍賈珠,第五代賈蓉——差一點兒就出了五服了!出了五服,都不管親戚了。有必要為這樣疏遠的親屬來避諱嗎?

玉釧兒和寶玉當然近得多:玉釧兒是王夫人的丫鬟,寶玉是王夫人的兒子。如林之孝家的所說:「別說是三五代的陳人,現從老太太、太太屋里拔過來的,便是老太太、太太屋里的貓兒、狗兒,輕易也傷他不得,這才是受過調教的公子行事」。

尊重長輩的奴才、甚至貓狗,這不僅是規矩,也是教養。金釧、玉釧是親姐妹,可能是家中父母給起的名字。做了王夫人的丫鬟,為小輩少爺而改名,不僅不合規矩,而且把寶玉放到「缺少教養、妄自尊大」的行列中去了。

好,不必為疏遠的親戚避諱,長輩的丫鬟不必為晚輩避諱,這是可想而知的。但是春燕呢?她是寶玉的丫鬟,為什麼不為元春探春等人避諱?難道寶玉與元春探春不夠親近嗎?

不是的。這里另有原因。避諱并不是改名,就像林紅玉,「都把這個字隱起來,便叫他‘小紅’」。是書中人叫她「小紅」。在敘述者口中,甚至在她夢中賈蕓叫她的時候,都并沒有回避

春燕也是這樣。寶玉叫她的時候,鶯兒說她的時候,蓮花兒提到她的時候,都是用「小燕」這個名字,而敘述的時候,就「小燕」、「春燕」并用了。

看到了沒有?避諱只是口頭稱呼,春燕也為元迎探惜避諱過的。至于到正式場合——

這些不被人重視的小丫頭,她們有什麼「正式場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