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9年,專家清理霍元甲尸骨時,意外發現霍元甲的真正死因

一代武術大師霍元甲,創辦精武體育會,迎戰英俄大力士,憑借精湛的武術技藝威名遠揚,可惜的是,他42歲就早早去世了。

關于霍元甲的去世原因一直眾說紛紜,1989年,專家打開霍元甲的棺木進行驗尸,在他的骸骨上有重大發現,霍元甲的真正死因也隨之公布于眾。

霍元甲

霍元甲1868年出生于天津靜海縣的鏢師家庭,父親霍恩第使得一手出神入化的秘宗拳,是當時武林中響當當的人物。

適逢亂世,強盜土匪橫行,很多商人為了安全運輸貨物,經常聘請霍恩第擔任保鏢,霍家的保鏢生意越做越大,積累了很大的家業。

隨著年紀增長,霍恩第深知保鏢是個得罪人的行當,容易招致報復,就關了鏢局,帶著全家人來到天津定居,靠著早年積累的家產,生活也算富裕。


多年來,霍恩第的心里始終藏著一個愿望,那就是廣招學徒,把家傳的秘宗拳發揚光大,早年霍恩第為生意四處奔波,沒有時間思考這些事情,如今閑下來,就萌生出教授學徒的想法。他在靜海縣開了家武館,消息傳開,很多霍家宗族弟子都來報名。

霍元甲在家中排行第二,按道理說該得到父親的親傳,成為秘宗拳的繼承者,令人意外的是,霍恩第把所有功夫傳給了長子和三子,唯獨沒有傳給霍元甲,理由是他從小體弱多病,吃不了習武的苦,與其學個一招半式丟霍家的臉,不如做個不會武功的人。

霍元甲

霍元甲卻不這麼認為,他自小看著父親兄弟練武,也希望能夠成為父親那樣的武術大家,靠拳腳功夫保護家人和鄉鄰。

父親不讓他習武,他就偷偷地學,哥哥弟弟練拳,他就躲在角落里偷看,然后自己反復琢磨練習,別人每天練六七個小時,他就練八九個小時,靠時間和毅力來增進技能水平。

紙終究包不住火,霍元甲偷偷習武的事還是被父親發現了,為此還遭到了棍棒毒打,父親有心讓他知難而退,沒想到他格外倔強,立志不光要習武,將來還要成為一代武術大師。

這番志氣終于打動了父親,他允許霍元甲跟著兄弟練武,條件是絕對不能和他人比試,免得戰敗損壞了霍家秘宗拳的聲譽。


霍元甲一口答應,從此開始正大光明地跟著父親習武,兄弟三人中,他體質最差,習武最晚,沒想到竟然是最有天賦的一個,技藝精進迅速,沒幾年就打敗了兄弟,成為父親的親傳弟子中功夫最好的人。

霍恩第思想頑固,對霍元甲的偏見很深,始終不允許他和外人交手,直到一名武師上門挑戰。

1890年秋,一名武師早就聽聞霍家秘宗拳的威名,特意從外地趕到天津向霍家挑戰,這人功夫超群,接連把三四名霍家弟子踢下擂台,還沖著霍恩第無比囂張地叫囂,這時候忽然有個年輕人躍上擂台,來人面如朗月,身似松柏,正是霍元甲。


這是霍元甲第一次當眾與人交手,一套秘宗拳迅疾多變,不過一會兒功夫就把武師打倒在地。這一戰也讓父親改變了對他的看法,從此允許他和別人比試。

在父親的悉心教導下,霍元甲的功夫日益精進,隨著年齡的增長,他萌生了外出闖蕩的想法,1896年他來到一家專門幫人搬運貨物的腳行工作,由于為人耿直,身強體壯,深得掌柜的器重,不久后被提拔為代理掌柜。

可是霍元甲在腳行做的并不開心,他發現掌柜經常欺壓沒錢沒勢的腳夫,那些人本來就窮困不堪,很多人被剝削得家破人亡,霍元甲心中不忍,挺身而出幫腳夫理論,沒想到因此得罪掌柜被趕了出來。


淪落街頭之際,霍元甲意外結識了一位改變他一生命運的人——農勁蓀。

農勁蓀表面上是藥鋪掌柜,實際上是同盟會會員,經營的藥鋪也是革命黨開展地下工作的掩護點。這兩人一個滿腔正義,一個一心救國,大有相見恨晚的感覺,霍元甲也借此機會進入藥鋪工作。

白天霍元甲忙著搬運藥材、驗貨送貨,晚上則和農勁蓀暢談時事,慢慢地還結識了孫中山、陳其美等革命志士,思想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對國家局勢和社會動態有了全新的認知,霍元甲因此更加痛恨列強,立志要把武術發揚光大,用武術救國。

農勁蓀

霍家秘宗拳有個不成文的規矩,那就是 "傳內不傳外",霍元甲打破傳統觀念收劉振聲為徒,悉心傳授武術,劉振聲天資聰穎,進步很快,成為霍元甲的得意弟子,在當時的武術界名氣很大,還曾被聘為張學良的武術教師。

霍元甲以武會友,結識了很多正直仗義的武術名家,被稱為 「大刀王五」的王子斌就是其中之一。

1900年王子斌在參加反帝愛國運動時被八國聯軍殺害,頭顱還被砍下來懸掛到城樓上,霍元甲聽聞此事,連夜從天津趕到北京,趁著夜色取下好友的頭顱妥善安葬,這樣的義舉也讓他受到了更多人的尊敬。

王子斌

20世紀初,國家飽受西方列強的侵略,很多西方大力士在中國大地上橫行霸道,霍元甲靠著精湛的武術和響當當的名號,兩次不戰而屈人之兵,震懾了囂張的西方人。

1901年一名叫做 斯其凡洛夫的俄國大力士在天津梨園擺下擂台,號稱自己是 「世界第一大力士」,揚言要打趴所有中國武師。

這麼囂張的言論瞬間激怒了整個武術界,很多武師找到俄國大力士比試,結果都敗下陣來,大力士連連取勝信心大增,更加狂妄地嘲笑中國人是「東亞病夫」。


霍元甲得知了這件事,帶著徒弟劉振聲找到大力士,表示自己愿意和他一戰,讓他見識一下真正的中國功夫。

開始時大力士不知道霍元甲的身份,態度非常囂張,等身邊的翻譯介紹完霍元甲的生平來歷,大力士臉色大變,趕緊把人請到后台。

霍元甲義正言辭要求對方公開道歉,大力士不敢怠慢,立即按照要求在報紙上承認自己不是 「世界第一大力士」,并為蔑視中國人民道歉,之后就灰溜溜地離開了天津。

劉振聲

1909年,英國大力士 奧彼音在上海設下擂台,懸掛起 「東亞病夫無人敢來嘗試」的條幅,態度囂張不已。

上海武術界面對挑釁氣憤不已,卻苦于無人能戰,只能任由洋人嗤笑。正在上海工作的陳其美看到新聞,立馬想到遠在天津的好友,如果有人能打敗奧彼音,非霍元甲莫屬,很快,一封電報就傳到了天津。

數日后,霍元甲和農勁蓀一起來到上海,經過商議,大家決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也擺下擂台拉上條幅 「專收外國大力士」,公開表示愿和奧彼音一戰,此后接連數日霍元甲都在擂台上演練武術,行云流水的拳法引來陣陣喝彩。這件事在上海引起了巨大的轟動,《申報》還專門報道了約戰新聞。


決戰前,奧彼音專門找到霍元甲,要求他比試時不能使用腳勾、指戳等中國武術招式,想要讓霍元甲知難而退,沒想到霍元甲一口應允,奧彼音只能悻悻離開。

到了決戰的日子,霍元甲在擂台上等了很久,都不見奧彼音的影子,後來才得知他懼怕霍元甲的實力,早已經遠遁去了南洋。

經此一事,民心大振,霍元甲在上海武術界名聲大噪,全國各地掀起轟轟烈烈的習武熱潮。隨后,在農勁蓀的策劃下,《時報》以「中國大力士」的名義刊登出一條新聞: 邀請武術同仁比試拳腳,只要比試勝利,就能獲得高昂的獎金。

精武體育會

沒想到前來挑戰的人寥寥無幾,報名習武的人倒是絡繹不絕,農勁蓀就詢問霍元甲愿不愿意開武館,把中國武術發揚光大,霍元甲早有此意,兩人一拍而合,在同盟會的資助下,1910年中國第一個民間體育團體—— 精武體育會正式成立。

精武體育會表面上是一家教授武術的團體,實際上還擔負著為革命培養人才的重任,霍元甲親自教授拳法,立志要摘掉中國人「東亞病夫」的恥辱帽子。

孫中山也十分看重精武會,親自題寫了 「尚武精神」的牌匾。精武會先后招攬了大批武術名家前來授課,其中包括 鷹爪翻子拳創始人陳子正太極拳宗師耿霞光等人。精武體育會主張摒棄門戶之見,以弘揚中華武術為己任,培養了一大批優秀的武術人才。

孫中山

精武體育會的迅速發展,引起了日本人的關注,日本柔道會精選了十幾名柔道高手,找上門來要求和霍元甲比試,起初霍元甲沒有出手,而是派大弟子劉振聲應戰,短短幾個回合,就把日本武士打翻在地,日方連上五人,最后全部敗下陣來。

柔道會不服氣,又派出頂尖柔道高手來挑釁,這次霍元甲親自出手,高手過招往往能夠快速探知對方的功夫高低,只一個回合,柔道高手就知道不是霍元甲的對手,他害怕戰敗,企圖暗中傷人,沒想到霍元甲早已洞悉他的小動作,用肘擊的方式把對方打下擂台。日本人慘叫一聲,被人扶起來時才發現臂骨已經折斷。


日本人感覺受到羞辱,當即就要一擁而上,霍元甲面不改色,顯然并未把這些手下敗將放在眼里,群戰一觸即發,多虧了公證人從中調停,才避免了一場大亂。

沒想到幾天后,日本人的態度來個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一改往日的囂張氣焰,竟然邀請霍元甲到柔道會參觀。

霍元甲自恃武藝高超,大大方方赴約,看到日本人態度和善,以為對方真心悔悟,就放下了警惕心,殊不知一場更大的陰謀正在醞釀。

霍元甲

日本人得知霍元甲患有嗆咳癥,就推薦了一位日本醫生秋野為他醫治。大家一致認為日本人不安好心,生性坦蕩的霍元甲卻覺得眾目睽睽下對方不會耍小動作,這想法顯然是高估了敵人。

霍元甲在日本人經營的醫院里接受了幾個月的治療,病癥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嚴重,他逐漸起了疑心,但每次想要出院,秋野醫生都會及時出現安撫眾人,直到霍元甲開始咳血,這才強行離開醫院,可惜此時他的身體已經徹底垮掉,1910年9月14日一代武術名家離開了人世,年僅42歲。

事后,霍元甲的徒弟們拿著藥品去檢驗,才發現所謂的治療嗆咳癥的特效藥竟然是一種慢性毒藥,這才明白日本人的險惡用心。


可惜由于當時技術條件的限制和傳統觀念的束縛,人們并沒有對霍元甲進行尸檢,這也給了日本人狡辯的機會,他們堅稱藥品被替換了,霍元甲是死于嗆咳癥。事情糾纏了一段時間,隨著國內戰爭局勢的加劇,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霍元甲去世后,他的弟子們和武術界同仁接過振興精武體育會的重任,次子霍東閣更是背井離鄉、遠赴南洋擴展精武體育事業。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上海精武體育會不斷壯大,最盛時會員超過了40萬人。

霍東閣(右)

關于霍元甲的真實死因一直眾說紛紜,時間轉眼來到1989年,天津市在為霍元甲修繕墳墓時,經霍家后人同意,相關部門對霍元甲的骸骨做了尸檢,法醫在胯骨上發現了大量黑色斑點,經過檢驗這種黑斑正是慢性毒藥留下的。


後來又查閱了很多資料,最終霍元甲的曾孫 霍自正悲痛地表示: 「(霍元甲)確實死于中毒。」此時,距離霍元甲離世已經過去了70多年,真相大白后,日方始終沒有對此做出正面回應。

霍自正

在那個中國人備受壓迫的年代,霍元甲的出現就像黑暗中的一盞明燈,讓國人認識到中華武術的魅力,面對「東亞病夫」的羞辱,越來越多的人奮起反擊,極大地增強了民族自信心。

用戶評論